未来汽车

数字经济的三种方法

新技术革命如火如荼,数字技术革命可谓是第一次。与工业经济相比,数字经济是一条完全不同的新轨道。数字经济的发展需要一套新的方法论,包括认知方法论,赋权方法论和创新方法论。

一,认知方法论

首先是对数字经济范式的认可。例如,对生产要素的认识。过去,我们认为人才,技术,资金和土地是生产要素。现在,我们需要添加数据,网络空间甚至计算能力。关于生产关系的认识,我们以前认为生产关系是公司股东来分享公司利润,现在对公司员工有更多的股权激励,他们甚至进一步发展为客户分享收益。从资本家到员工权益激励到现在所谓的用户资本主义,这些都是生产关系中的新变化。

第二是对数字经济规律的认可。例如,对传统工业数字化法的认可。制造企业数字化的一个典型例子是青岛红领。通过企业数字化,它消除了传统价值链理论中的微笑曲线。传统的工业经济曾经是具有线性增长模式的U形曲线,现在可以实现指数增长。对于数字经济发展中的这种定期变化,需要新的理解。

第三是对数字经济愿景的认可。数字经济发展政策的制定不能基于过去发展工业经济的经验,而必须站在2035年和2050年,看看现在需要做什么。未来,我们将面对更高层次和更高层次的数字化,包括智慧社会。这些都是发展数字经济时我们必须充分考虑的所有事情。

启用方法

首先是由集体前沿技术领导和支持的技术赋权。现在,许多新的数字技术与大多数行业相关联。投资他们的人称它们为“ ABCD + IOT + X”,即: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区块链,物联网以及所有行业。数字经济中的集体技术创新不仅带来了数字工业化,更重要的是带来了行业的数字化,即如何使用新技术来振兴股票资产和股票行业,我们必须使用这些新技术来赋予它们权力。 。

第二,开放赋权的特点是跨界整合发展和无国界合作。未来,实体经济将与技术创新,人力资源,现代金融进一步融合,跨国合作成为新常态。从园区经济和地理经济的“内部需求”到数字经济,平台经济和智能经济的“外部需求”,这是一个从封闭到开放的过程。经济发展的基本逻辑已经改变,整个工业体系将受到影响。重新定义。

第三是专注于长链和闭环开发的场景授权。现在,由于新经济具有统一的供求关系,中国已经从“世界工厂”转变为“世界市场”。如果仅关注新能源汽车的生产和产品,而不关心智能旅行,那么您将无法实现新能源汽车行业的风光。只有紧密结合新能源汽车的生产和旅行,才能实现以客户为中心的生产和消费。例如,当前的生物医学不能仅限于药物开发,但我们必须考虑如何将生物医学与大健康结合起来。从产业链的角度来看,这是一条长链,将供应和消费有机地结合在一起。从新的经济生态学的角度来看,这就是所谓的“情景”授权。只有关闭业务循环,我们才能使这个行业做大做强。

第四是以产业组织生态化为核心的平台赋权。未来企业的形式将被平台化或平台化;或将其整合到一个生态系统中,或者将自己构建一个生态系统。这决定了未来的企业不仅将是一家独立企业,而且还将在平台和生态系统中发挥其地位,功能和作用。然后,产业组织形式发生了变化。将来,产业组织将成为“销售,供应和生产”类型的逆向供应链,并将成为大规模的定制生产。

自工业革命以来,产业组织的发展经历了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产业集聚,即地理空间中各个行业的企业集团的集聚。实际上,企业之间没有紧密的关系,也没有集群。第二阶段是产业集群的形成,主要是同一产业中企业的地理集聚。此外,还存在进一步的模块分解,集群内的合作以及合同关系以形成上游和下游产业链。现在是第三阶段,工业生态的建设。这是一种新型的产业集群形式。企业分布在地理空间中,但聚集在网络空间中。企业之间,企业与用户之间,企业与供应商之间,投资者与其他利益相关者之间都通过生态网络相连。这种新的集群形式就是所谓的工业创新社区。

将来,每个行业都将通过工业创新社区来建立平台总部和工业头脑。平台总部是大型工业总部和世界一流的产业集群。工业头脑是具有调度权,命令权和资源分配权的控制总部。和定价权。我们必须发展数字经济,建设数字园区,建设工业创新中心,才能建设世界一流的产业集群。

三,创新方法论

首先是创新基础设施的重建。过去,物理经济和工业经济发展的基础设施已不足以支持新经济时代的创新。在未来的智能社会中,所有企业都是AI企业,因此数字经济的基础架构本质上就是5G,云计算,超级计算中心等。如果这些跟不上,那么未来的发展肯定会落伍。

二是重构创新动力机制。动力的发展在于创新和改革。过去,火车运行非常缓慢,因为它仅在机车上有动力,而在车厢上运行。在高铁模式下,每个车厢都有动力,因此可以每小时300公里,350公里和400公里的速度行驶。因此,在创新动力体系的建设中,从创新企业家的初衷和改革措施,到我们的企业家精神,产业化,投资,景象和顾客之间的关系,从To G,To B到ToC。关。连接起来形成系统的动力机制,使其可以更快地发展。

第三是创新服务体系的重建。它既包括技术创新服务体系的重建,也包括现代技术市场体系的重建。在工业经济时代,要素市场更加关注有形市场,技术交易市场更多地是关于技术要素本身的交易,例如技术交流和大型技术市场。近年来,尤其是在新经济和数字经济时代,企业家精神和技术的资本化已成为无形的市场。近年来,从天使投资,风险资本投资,风险投资到私募股权,再到上市,多层资本市场变得越来越完善。在资本市场服务于科技创新和企业家精神的过程中,企业的每一次融资活动和股权转让实际上都是一项技术交易。在这个过程中,使技术要素标准化和公平化,这就是技术的资本化和技术的资本化。后来,在市场上,技术参与者,资本家和企业家买卖统一的标准股权目标,这使技术元素更具流动性。

未来,在数字经济的背景下,工业创新社区将形成一个完整的工业体系。技术或知识的任何“交易”都将在该社区中发生,这不是简单的技术交易或技术的资本化。通过满足客户需求,授权,服务和资源分配来形成创新的供应。它是创新供应能力对创新需求和结果的反应。在此过程中,关键角色是多元化的创新服务系统和功能强大的系统。

第四是创新资产结构的重构。过去,当我们促进经济快速发展时,我们主要集中于固定资产投资,以形成有形和有形的有形资产。为了将来实现创新驱动的经济发展,我们依靠数据的关键要素。我们必须加强对数据的投资以形成重要的数字资产,因为数字资产是企业资产结构和区域资产结构中的全新资产形式。重要的资产交易是未来发展的最重要动力。

芯时代

作者:yupvip 分类:文库 浏览:69 评论:0